《Mirkwood家和Rivendell家的继承者们》 大纲灭文,HE,AU, E/T

_Lockinget:

so棒!HE的结局看哭了

mashiro的时间简史:

这篇是因为今天看了微博上芝麻酱黑兔酱(http://weibo.com/viridian2k)的三张关于年轻时期的HUGO和LEE PACE的GIF截图,真的很美好。托腮。然后看了这帖子下的一些回帖脑洞,于是我整理添加了自己的想法进去,完成了这篇大纲文。从动笔到完成历时大概2个小时。XD

写到时候很幸运的一直在LOOP《春告鸟》http://www.xiami.com/song/3451930?from_weibo  很搭配的曲,建议先看图,然后边听边看文,祝各位观赏愉快。

追加,有取得黑兔酱授权转图:








Mirkwood家和Rivendell家是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的两个大庄园家族。(没错就是乱世佳人的地儿XD)

同属一个宗族的Mirkwood家和Rivendell 家各有一个孩子,那就是Thranduil和Elrond。后者比前者大一岁。从外表和性格来看,黑发的Elrond面容清俊身材高大,睿智博学,彬彬有礼温文尔雅,金发的Thranduil 容貌俊美,身量与对方相仿,而脾气火爆偏执孤傲,偏好猎狩。而就是这么性格南辕北辙的一对青年,却是深有默契的好友。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像很多孩子一样,他们的亲密关系也曾在幼时被大人们戏谑:等以后长大了结婚了,你们就会分开了,那可怎么办呀。当时还只有半大的Thranduil 和Elrond于是泪眼汪汪的在山毛榉树下发誓,他们绝不结婚也绝不会分开,像一对孪生兄弟一样相守到老。

岁月流逝。随着年龄增长各自性格的长开,人们发现,当他们在一起时,性格乖张的Thranduil就会特别老实,而稳重的Elrond则会显得比较活泼,会流露出年轻人的一种自然。

偶尔有人问他们是否还记得小时候的誓言时,Elrond笑而不答,而Thranduil 则眼一瞪嘴一横,问的人瞬间没影儿了。

 

转眼Thranduil到了十六岁,在成人酒会上,两个被强行穿上燕尾服,梳着油光发亮的背梳头的青年人被家族中的亲友们团团包围。

在Thranduil 未成年前家人不准他喝酒,他于是总是拖着Elrond去酒窖偷酒喝,而当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喝酒时,他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了。

其实这也是给你的相亲会。Elrond侧过脸,坏笑隐藏在面皮下不动声色。而Thranduil却傻了,微张着嘴斜眼迎着Elrond的目光。

你看那边那位姑娘怎么样,过去说句话吧。年长一岁的Elrond这么建议着,十指交叠撑着下巴,说话时嘴角微微抽动,奇怪的是并不是很高兴的神情。

Thranduil 目光游曳了一下,摇了摇头,

还是算了。

哦,为什么?

比起那些小姐们,还是和你在一起比较有意思。

突然觉得似乎这话有些奇怪,Thranduil 害羞的低下头笑了起来。而Elrond则Blink了一下,由于金发青年低着头,所以他错过了,那双灰黑色眼中流露出的愉悦和温柔。

感情是难以掌控的调色盘,永远不知道你的下一笔涂抹出的是绚丽还是灰暗。当人们充满着希望和期待迎接一份爱情,总是往往容易忽略了身旁。

然而还没等两人好好的领悟到这一点,突如其来的战事开始了,被迫卷入内战的双方家族为了各自的荣誉不得不带着各自的孩子们奔赴战场。

临近战前,Elrond提议要教Thranduil 游泳,虽然Thranduil很擅长爬树和枪猎,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旱鸭子,掉水里绝对完蛋。

于是黑发的诺多在河边看着金发的辛达无数次惨不忍睹的溺水和死鸭子一样的拍水方式后,终于忍不住下到水里,从身后托起他的腰,贴合他的身体手把手教他换气和憋气的要领,水中的两人肌肤无数次相亲,冰凉与火热同时席卷着两颗年轻而悸动的心,终于在Thranduil一个憋气没忍住后,脑筋崩断弦发怒般回头一口咬上了Elrond的嘴唇……

这一夜他们没有回去,而是选择在船上度过,让船慢慢随水波摇,让时光缓缓随水流……

 

军报发了下来,他们要去的据点不同,方向相反。

于是出发前一晚,他们在山毛榉树下互相告别,像走到华尔兹慢三的终点:Elrond进左,Thranduil退右,Elrond横右,Thranduil横左,双方并脚,各自退后一步,舞毕。心跳和鼓点同时终止,曾经紧密如一个的躯体被生生剖开。

向神祷告并互道了珍重后,Elrond低头行礼,那一低头,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碰触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Thranduil想,只要这样的传递和呼唤不停止,他们就永远都不会告别。

 

七年后,迎着夕阳Elrond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失去了养父和兄弟,容颜未改心已沧桑。

走过一片曾经开满棉花如今却满是烧灼焦炭的土地,Elrond模糊的视线中远远的出现了他的庄园,他的Rivendell他的最后之家,他所有记忆开始的地方。即使只是远远的一个小点,它的光芒也变得如同家人为他守候在门廊下的那盏昏黄灯火。

而Thranduil,Thranduil 没有回来。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Elrond没有说话,他只是将这么些年没能寄出去的信,用一个一个的吻贴上邮票,在他们分别的山毛榉树上订了一个直通树根的邮筒,每个晚上一封的,这么投递着。

 

开春的时候,Elrond领着自己家族和Mirkwood家的仅存1/3的家人们开耕垦荒,种植烟草棉花。

有一天,当他在棉花地里抬起头,忽然看到家门前那条青草刚露的小路上远远走来一个一瘸一拐的人。

Elrond顿时疯了一样的扔下手中的活计跑过去,抱住那个摇摇欲坠最后倒在他怀里的人。他失去了左脸,失去了父亲,失去了2/3的族人,但他回家了。

Thranduil告诉他,这七年里他没有停止过给Elrond写信,即使他父亲曾严厉的制止他的儿子:我的小春天,别再给诺多家的小子写信了,他已经把我们忘了,或者,他已经死了。

但他终归没有放弃希望。

Elrond哭的像一个孩子,他跪倒在路边的山毛榉树下,耳边族人们惊喜的呼唤已经听不见了,他只是用力、用力、再用力的将Thranduil 抱紧。


战争终于在两人的心中结束了。悲伤,哀痛,都成为过去。

当爱情降临我们有理由相信,奇迹也会如期而至,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放弃,将希望寄存于心,以吻封缄。


阳光正好,花儿正香,在如此上好的春色韶光中,他们有幸遇见了一场没有散场的花事,愿只愿这一次,再不是握不住的逝水流年,等不到的此间少年。

最后,再长再美的的故事也比不过一句结局的话,那就是:


一切都还来得及,你我仍在,岁月正好。

Wish you TWO happy everyday

评论
热度(101)
  1. cindy_Lockinget 转载了此文字
  2. Louis VanMashiro的时间简史 转载了此文字
© cindy | Powered by LOFTER